深层海盐

高中没手机

献猫团大人【暂定名】

“猫团大人,找我来有何事?”一个清冽的声音在暗中响起,因为靠门的地方太黑,看不清那人的脸
被称为大人的那位正不端正的坐在王座上与一旁的近侍谈笑风生,而他们愉快的对话被这道声音所打断
近侍不高兴的皱了皱眉,猫团听清了这道声音,得知了来者,便向暗处招了招手“曲水,过来”
然而曲水并没有要抬脚的意思,而是一直盯着猫团身旁那位近侍看,眼里有道若有若无的怒火
近侍被这么盯着自然很不舒服,再加上他们的感情也不是非常好“曲水侍卫,猫团大人叫你过来,你却一动不动的,是个什么意思?”
“幽灵侍卫,你与猫团大人不谈些正事却在这开心的聊天,有些不务正业啊”曲水挑挑眉反驳道
猫团摆摆手打断他们俩“行了行了,我叫你们来这里不是想看你们吵架的,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曲水“切”了一声,幽灵扭过头不看他
“曲水,过来”又是这句话,猫团说了第二遍,但这次曲水走了过去,站到猫团的身旁低下头等待指令
幽灵转过头看了曲水一眼,也低下头默默等待
这两位是猫团的得力忠诚的左右手,虽然这“双手”经常会闹矛盾,做起事来却一点都不含糊
都说搭档之间的感情很好,而这两个,连关系一般都说不上,一见面就吵架,跟上辈子是仇人一样,上辈子的战斗未见分晓,下辈子继续打。但这两个有时却又十分默契,这让人好生奇怪
猫团见这两人重要时刻还是很靠谱时,心里满是欣慰“咳咳,今天我要说的事非常重要....”见这两人如此认真,自己也不禁严肃起来
“今天,有一位君王,要来咱们城游玩,你们必须用百分之两百的精神来招待他们!”
“是”两位侍卫微弓下腰,表示会意
猫团话音刚落,得月殿的大门被缓慢推开,发出了古老象征的声响。
门口站着两位身披黑袍的诡异的人,黑袍与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脸,让两位侍卫同时做出了最高警惕
在他们两个都在的情况下,还有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得月殿大门,想必是十分强大的人,而且现在还不知是敌是友。
推门的那位放下了大袍的帽子,是一副没见过的面孔,但极其清秀
站在后面的那位也放下了帽子,头上有两只大大的耳朵,翠绿色的瞳孔里满是激动
“兔子!”前一秒还坐在王座上的猫团大人下一秒就冲到了被叫做兔子的人面前
“猫团!”兔子高兴的从黑袍里伸出双手抱住面前的猫团
不知是不是大袍太漆黑的缘故,袍下的双手白净细嫩
猫团也回抱他,幽灵在一旁看着紧了紧双拳又松开,而曲水在观察另一位披黑袍的人,能跟在这样的大人物身边,名声应该不小吧?
另一位黑袍大概是接收到了曲水怪异的目光,轻咳了两声
兔子微笑着松开抱着猫团的双手,放在胸前对两位侍卫说“你们好,我叫罗斯兔,是一个城的君王,我身边这位是专属兵卫,我的大使,诡异”
“幽灵”“曲水”说完名字点了点头就算自我介绍了,猫团笑着使劲拍了两位的后脑勺“真不礼貌!”
“抱歉啊,他们两个有些认生,之后我会好好教育他们的”猫团带着些许歉意道
两位侍卫摸着后脑勺看着地,不出声
罗斯兔摇摇头,“没关系,能理解,我家诡异也这样”说的时候,还往身旁瞟了一眼
诡异仿佛没察觉到罗斯兔传来的目光,依旧在看天花板
猫团把君王和大使安排好后 对两位侍卫说“你们啊,我才说要打起百分之两百的精神,刚刚连百分之十都不足!”
“对不起”两位低着头,不敢看猫团的脸猫叹了口气,“你们先休息吧,之后还要麻烦你们来招待他们”
“是”

猫团站在得月殿的立台上仰望着黑夜里的天空,眼底的疲倦消失了
得月殿,据说这座高殿离月亮最近,最能清晰的观看月亮星空,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座高殿因此命名
在心情烦躁时静静凝视着月空,心情就会慢慢平复下来,这是猫团最喜欢这座高殿的原因之一
君王,要管理着,守护着,爱戴着自己的子民,而且大小事多而杂乱,就连猫团这样的人都觉得很累很累
猫团观望着远方的星辰与弯月,想着许多复杂的事情。。。。

评论(1)

热度(1)